柏林nim.

睡觉的时候就会做梦

烈酒与草莓

*警官×蛋糕店老板

*狼狗文学

*相互独立食用

*字数共计约9k5


🥃引子

  

警局的JK是个不好惹的,这谁都知道。

只有转角Vante蛋糕店的店主V才能哄好他,这也是谁都知道。


*

审讯室里,一群警员心惊胆战地站在监控室里。


“这没事吗?”


“你担心个什么,换我们十个也审不出来。”


“也就JK敢这么审。”


“你不要说,我就是看他审人出警,就怕死了。平常更不敢打招呼了。”


“还打招呼,之前一个大胆的上去要联系方式,被骂回来了,哭得梨花带雨的。”


“小F是吧。”


“对对对。”


“我说怎么才来几天就被调走了……”


“不要说别的,JK帅是真帅,我刚来还暗恋他。”


“我们想什么想,名草有主了早就。”


“V这么一个大美人,也是一对养眼的。”


“什么一对,我就觉得V做他男朋友是便宜了JK,那么温柔,软乎乎的美人怎么落到这个……”


“其实我也这么觉得……”


“JK这性格我感觉会家暴,呃是实话。”


“……确实,天天爆粗动武的人民警察,我没见过。”


“害,下次去蛋糕店买蛋糕的时候得提醒一下V啊。”


警员聊得投入,没注意到里面的男人已经拿着刀走出来了,门咔擦一下打开。对话中的JK站在门口,头发偏分梳开,一身制服,皮靴锃亮。他不耐烦地眉毛一拧,“咣”的一声刀扔在桌子上:“有病吗,你们TM到底来上班还是来聊天的?老子审完了都没人进去押犯人活腻歪了是吧……”


警员们大气不敢出,连忙散开,该干嘛干嘛去,警局又忙碌起来。


JK揉了揉眉心,坐到自己的座位上。他看一眼时钟,十一点三十,又利落地站起来,制服外套挂在臂弯,皮鞋发出哒哒的声音走向门口。


坐在外面的警员一听到皮鞋声就知道中饭时间到了,纷纷起身问好准备去食堂吃饭。


JK能不待在警局就不呆在警局,只要做过一个礼拜他的下属就能很轻易地知道这件事,以至于都把他当做饭点铃和下班铃了。他的三餐也不在警局,找不到他的时候,多数是在转角的Vante蛋糕店里。


*

蛋糕和草莓的香味浓香逼人,充斥着整个店铺,走进就会有幸福的感觉。


饭点的蛋糕店没有多少人,然而今天店长也不见了。


收银台后面的房间里,金泰亨被抵在墙上亲得啧啧作响,无法动弹。他轻轻拍着田柾国的肩膀以示安慰,丝毫没感受到此刻处于劣势的是自己。


田柾国忍住不去用尖牙磨金泰亨的嘴唇,上次咬破嘴唇他回家嘟嘟囔囔别扭了半个小时不让自己亲。


田柾国依依不舍地离开,把人箍在自己和墙之间,鼻尖点着鼻尖。金泰亨确实是个大美人,精灵一样的单眼皮大眼睛,睫毛卷翘,五官立体看起来却无比温柔,许多人绕远路来买蛋糕就为了看这一眼。田柾国有时狂躁起来就想把店给砸了,让他们没法看到自己老婆,最后都是金泰亨摸着头发细声细语哄好的。


金泰亨喘着气,把抱着腰的一只手抽出来去摸田柾国的脸,声音轻柔:“你和他们置什么气,我知道就好了。”


田柾国下巴被挠的又痒又舒服,搂着腰把人贴到自己身上,皱起脸来拱到金泰亨脖子和衣服里不轻不重咬了一口,闷闷道:“老子就是想告诉他们……”


金泰亨抿起嘴,手指伸到田柾国后脖颈捏住:“你又说脏话,不是说不让说了吗?”


田柾国委委屈屈抬起头来:“不说了。”作势又要去亲他。


金泰亨用手掌软软抵住,田柾国也不恼,从手心亲到手腕,金泰亨忍不住捏起了拳头,轻轻扣在他的额头上:“你上次也说不说了,听说还把人家女孩子骂哭了,给个联系方式又怎么了,还会掉块肉吗。”


话音刚落,金泰亨手刚打开,田柾国就急哄哄地往手指上咬了一口不放开。咬的不重,金泰亨看着他哭笑不得:“干什么,怎么和狼狗一样,快点松开。”


田柾国张开嘴:“老……我可是有男朋友了,怎么还给别人联系方式!”他直直看着金泰亨漂亮的眼睛,忽而想到:“哥,你是不是都给别人联系方式……”


金泰亨娇俏的鼻头皱起,眼睛滴溜转了一圈:“我这里都是网上支付,除了一位顾客,其他都没有加过。”


笑得太漂亮了。田柾国想到有人拿到了联系方式,还聊过天,咬牙问:“谁……”


真是笨蛋,金泰亨心想,看压在自己面前的人暗暗磨牙的样子,什么也藏不住,忍不住说:“还有谁,不是那边警局JK大人嘛……”


“田柾国,小狗,你还亲!”


“老子的老婆……”


“又来!”


*

那天下午,慕名而来Vante蛋糕店的顾客还是很多。


不过,听说店长V的左手无名指上有一圈咬痕,不细看都以为是结婚戒指呢。

🥃遇见


田柾国给犯人带上手铐,丢给边上的警员:“赶紧带回去。”

 

天有点黑下来,路灯打开又看不见光亮。田柾国坐在路边的台阶上,点一根烟抽了一会儿,忽然感到很渴,他把烟头碾了碾丢进垃圾桶,呼出一口烟草气,环顾四周想找点喝的。

 

很远的角落有一个小灯牌,安静地闪耀着,上面写着:

 

“星期一特供——草莓冰沙奶盖 上班的日子也可以很开心哦ฅʕ ᵔᴥᵔ ʔฅ”

 

店门虚掩着,一束光照出来,像漏了馅儿的泡芙,透着甜蜜的邀请。

 

田柾国不喜欢太甜的东西,现在可能是太渴了,慢慢走向那个门口,打开门走进去。很多甜品的味道混在一起,像刚洗完澡的小狗在怀里打滚,田柾国穿着完整的警服,皮靴的脚步忍不住放轻,他感觉自己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一个充满着幸福的阳光,草莓的香甜,猫咪的黏人的世界。

 

田柾国走到柜台前面,把布满青筋的手臂放在玻璃展台上,手指轻叩,声线低沉下来:“有喝的吗。”

 

里面传来一阵盆子和勺子撞击的声音,帘子掀开,一个脑袋钻出来,眸子像水一样透亮,睫毛卷翘,大眼睛上下迅速瞄了一眼田柾国。嘴唇殷红,脸颊粉粉,还有一些面粉粘在脸上。他一下又钻了回去,软软的一声:“稍微等一下噢。”

 

小猫成精了,田柾国想。

 

金泰亨一下懊恼,今天下班忘记收灯牌锁门了,把手上的东西放好才走出去。田柾国看着他走出来,用手背蹭脸上的面粉,有点歉意地说:“不好意思,今天已经关门了,没有东西卖了。”

 

金泰亨说完了,对方没有反应,只是盯着自己,被看得发毛,眨了眨眼睛向后退了几步。穿着警服,大概是附近警局的警察吧,快下班的时候听到有顾客说附近正在出警,难不成是刚下班没有水喝。他身上有点烟味,淡淡包裹着过来,不算讨厌。

 

田柾国回过神来,完全没听到金泰亨刚刚说什么,看到人往后退,想起自己抽了烟,慌乱掩了掩嘴。他又问了一遍:“有喝的吗。”

 

金泰亨想了想,自己杯子里还有草莓牛奶,试探地问他:“现在没有新鲜水果可以做了,我下午给自己做了草莓牛奶,不收钱,你会喝吗?”

 

田柾国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还是点头。接过粉色牛奶,他忍不住问:“你叫什么名字?”

 

金泰亨看着这个穿警服拿草莓牛奶格外萌的帅哥,笑眼弯弯:“V。”

 

*

田柾国最近很奇怪,他的下属说的。

 

上班总是带一大盒红彤彤的草莓不说,还要在开会的时候随身携带草莓牛奶,和一排带着保温茶杯的老干部形成强烈对比。田柾国自己倒是一点反应也没有,每天滋溜滋溜美得很。

 

没人敢问,怕被骂。不过田警喝上草莓牛奶之后骂人次数少了,所以下属偷偷喊那草莓牛奶叫“田警文明水”。

 

但该骂的还是一个不落下。

 

“你他妈能不能上点心,自己想想,根本不是第一次了。这么傻逼的事情还干得出来,我对你无话可说,还有下次给老子卷铺盖走人。”田柾国拿着打错的档案,拍在桌面上。

 

“好的。”小警员低头不敢说话,拿着档案唯唯诺诺走了。

 

真无语……那老头怎么让我带新人……田柾国没什么耐心,大概是警局众所周知的,叫他说话说两遍基本就要发火,这毛病虽然让田柾国在为人处世中跌了不少跟头也没改掉,但对于犯人简直就是无敌的武器。就这么说,没有田柾国撬不开嘴的人。

 

田柾国低头扶额,最近忙得家都懒得回,要不是bam等着喂他都打算睡在局子里。他睡得不久,睡眠也很浅,做了点梦,都是那个奶香四溢的晚上,小猫成精一样的V。

 

大概爱上他了。田柾国对自己说。

 

*

金泰亨有时挂念那一杯草莓牛奶,也会想到那个警官。圆圆眼睛,脸上却带着锋利的棱角。那天晚上他坐在店里喝完那杯牛奶,金泰亨把东西收拾好他还帮忙把门口的小灯牌拿进来。除了点餐的时候,后面基本没讲几句话,金泰亨觉得他很乖,应该不是错觉。然后他就消失在黑夜里。

 

好几天晚上,金泰亨假装忘记拿掉灯牌,也不知道自己在暗暗期待什么,又很明白。真是矛盾啊,金泰亨关掉灯,走到楼上之前还看了一眼沉沉的黑夜。

 

*

田柾国绕了一段路,凭着记忆骑摩托到了那个转角。

 

Vante。那天没有光,在白天田柾国才看到蛋糕店的名字。那么他是叫V还是Vante呢,田柾国开始好奇这些有的没的。

 

明明是早晨,蛋糕店已经开始排队。田柾国看了一眼时间,本打算摘下头盔,还是没有,手套摩挲一下车把,轰鸣声响起。

 

*

金泰亨没想到会等来这个人。

 

“已经关门了。”金泰亨警惕地站着。

 

韩基瀚吊儿郎当地站着:“门开着呢,做生意的还不欢迎顾客了?”

 

金泰亨秀气的眉毛皱起来:“已经没东西卖了。韩基瀚,我们早就结束了,你再来纠缠很没意思。”

 

韩基瀚贴过来:“结没结束,还说不定呢。金泰亨,这么晚了,没人了,我们算算帐吧。”手要伸过来。

 

金泰亨说不出重话,只是护着自己一面后退一面喊:“你别过来!我要报警了!”

 

一个人影冲进来,韩基瀚瞬间被打倒在地,“咔哒”清脆一声,手被铐上。

 

*

田柾国好像从来没发过这么大的火。

 

值夜班的警员都不敢噤声,一排站在那里,低着头。

 

“老子不在就不上班是吧!夜班TM用来补觉的吗?看看自己那副德行,做你妈的人民警察!”田柾国警棍敲在地上,拳头捏的很紧,青筋像要爆出来。

 

金泰亨坐在大厅里看着,现在他才知道他以为很乖的圆眼警官是JK。他听过各种传言,说他很暴力,不会关心别人,很难说话。他看向边上桌子摆着的黑色杯子,里面装着粉色的饮料,心里笑了一下。

 

他们说的都是错的。

 

田柾国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死死抓住一个警员的衣服,另一只手拿着警棍抵在墙上。还没动,手臂上传来软软的触感,金泰亨声音从耳后传来:“他们处理完了,我有点害怕,你送我回家好吗?”

 

边上的警员瞳孔地震:他送你回家才是真的害怕好吧……

 

田柾国呼吸一滞,头上的气焰一下浇灭,狠狠剜了一眼下属,甩手转身。

 

一排警员看着他们一前一后走出去,呆立着交换了一下眼神。

 

*

金泰亨跟着田柾国走,才知道他骑的摩托。田柾国拿下自己的头盔要给他戴,金泰亨眨着眼睛把头凑过去:“谢谢你,JK。”

 

田柾国突然就不会扣头盔了,因为金泰亨看着他,瞳孔很黑,可能是晚上所以看起来湿漉漉的,上面盖了一层浓密的睫毛,一闪一闪。

 

田柾国慌忙扣上,定住脚步看他,又想起刚刚那一幕,忍不住磨牙。他对金泰亨说:“今天那里不安全,最好不要回去了。”

 

他听见金泰亨说:“那怎么办,我没地方去了,可以留宿你家吗,警官。”

 

操,这谁忍得住。

 

亲吻的时候田柾国把手垫在头盔和墙壁之间,金泰亨没感到一点痛。田柾国大概没有接过吻,只是没有技巧地吮吸着嘴唇。金泰亨想用舌尖引导一下他,又被咬住吸。

 

分开的时候金泰亨水汪汪的,嘴唇有点肿,水亮亮的,眼睛里有了泪水。田柾国不知道怎么办,要伸手指去碰眼角,想到手指有茧又翻过来用手背学着金泰亨上次擦脸上的面粉那样轻轻擦:“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田柾国觉得自己很卑鄙,好像把他解救了,又强迫他和自己接吻。

 

金泰亨的手捉住他的手,捏一捏,瓮声声说:“笨蛋,你忘记表白了……”

 

 🥃同居


田柾国的家很整洁,而且有点太整洁,一眼望去除了基础的家具什么东西也没有,颜色也大多是黑白灰。这是金泰亨的第一印象。

 

没错,这对小情侣刚刚同居。

 

金泰亨脱鞋踮着脚尖要走到客厅去,后面田柾国把肩膀上的行李放到地上顺便向前伸抓住了那节脚踝:“拖鞋没穿。”

 

金泰亨其实不喜欢在家里穿拖鞋,他转过来讨好地笑笑,蹭一蹭田柾国的手心:“哎呀没关系,你家地板那么干净。”田柾国抬头看一眼,手向下滑捏着脚跟给金泰亨套上拖鞋:“听话。”

 

*

同居是田柾国提的,之前金泰亨都住在蛋糕房楼上的小屋子里,一张床一个狗窝,小桌子小凳子上面都有垫子,还养了各种植物。金泰亨很喜欢这种暖洋洋的感觉,关门之后一人一狗躺在一起,头上的灯光黄黄的,看电影或者翻本书都很浪漫。

 

相比之下,金泰亨觉得田柾国房子里最可爱的就是bam了。

 

之前来过田柾国家里几次,bam认出金泰亨来,在边上兜圈子,金泰亨很开心地跪下来逗它玩。田柾国又下楼去拿行李,顺便把装着碳尼的包包提了上来,包一落地,一个小煤球从包口飞出来,“哒哒哒哒”冲向金泰亨,撞到怀里。金泰亨下意识接住,碳尼从怀里探出头来,和bam四目相对,两狗都愣住了。金泰亨一下咧开了四方嘴,转头招呼站在门口的田柾国:“快过来看它俩反应哈哈哈……”

 

田柾国站在玄关看金泰亨跪着逗两条小狗,光逆着照在脸上,头发丝都渡了金,在头顶摇摇晃晃。他笑得开心,脸颊鼓鼓,眼睛里面好像装不下别的东西。田柾国觉得自己找到了这辈子最珍贵的宝贝。

 

金泰亨见田柾国站着不过来,抱着两只小狗防止它们互咬,扭头看他不说话,娇俏的眼神好像勾他。田柾国三两步走过去,把bam从金泰亨怀里带出来,捞着小腿抱金泰亨和碳尼到沙发上,头埋到脖颈处:“老婆都不抱我。”

 

金泰亨缩缩脖子,轻轻把碳放到地上,两条不明所以的狗看着贴贴的主人们,也开始相互嗅嗅。金泰亨一只手绕到后面去拍拍背,另一只手摸摸田柾国的头发,笑着想:现在家里有三只小狗了……

 

*

bam居然老是黏着金泰亨,田柾国后知后觉,还是在某天金泰亨洗碗的时候。

 

之前都是田柾国洗碗,金泰亨窝在沙发上吃水果看手机,边上两团小狗。这会儿金泰亨洗碗,bam站起来跟着去厨房,乖乖的坐在边上抬头看他洗碗。碳尼吃完饭转悠两圈睡觉去了,田柾国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思考着这个问题。

 

金泰亨洗碗回来看到田柾国盯着bam神色严肃,奇怪地看着他坐下:“怎么了?”bam极其自然窜进金泰亨怀里找个舒服的姿势躺下。田柾国不回答,背挺直:“bam,过来。”bam扭过头去,好像假装听不到。田柾国皱眉,放低了声音:“田bam。”小狗不情不愿钻出来,还看了金泰亨一眼,好像让他救自己。金泰亨拍拍头:“你爸喊你。”

 

bam过去,被田柾国一把拎起来带回狗窝。

 

bam:乌卒卒╥﹏╥...

 

*

其实bam只是觉得新主人身上很香。之前和田柾国一人一狗住着的时候,过的挺糙,有粮吃就成。田柾国早上带bam出门遛弯儿,晚上都尽早回家。有一天田柾国回家很晚,带了金泰亨回来,他身上有一股香喷喷的味道,但是bam没尝过,只在金泰亨身上闻到过。再后来金泰亨住进来,带了另一条煤球一样的小狗,有点懒的炸毛团子,它身上也有这种味道,慢慢的在田柾国身上也闻到了这种味道。

 

到底是什么?!我不会被孤立了吧?!

 

田柾国负责喂金泰亨,顺其自然,金泰亨负责喂家里两只小狗。是bam从来没见过的手法,它凑在边上看,要不是田柾国教过它不能在吃饭的时候太心急,它想在金泰亨放每一样东西的时候都闻一下。狗粮,水果冻干,宠物牛奶,金泰亨一直都这么喂碳尼,看到bam注意力集中才想起来当初只在柜子里看到了狗粮。

 

一颗红色的东西,酸酸甜甜,bam很确定这个是金泰亨身上的味道,他喂我吃他喜欢的东西,那我也喜欢他。所以总是跟着金泰亨,另外,他比田柾国温柔好多哦。

 

bam不会知道这个叫做“草莓”。

 

金泰亨更不会知道自己用草莓拴住了三只狗狗的心。

 

*

这房子和金泰亨没来之前已经很不一样了,花草被搬过来照料得很好,沙发上有各种玩偶,bam和碳尼经常追着玩,冰箱里也开始有蔬菜水果,专门有一栏放草莓,田柾国还把自己放武器杂志的柜子腾出来放狗狗和老婆的零食。

 

田柾国现在对bam没什么意见,毕竟老婆每天晚上搂着睡觉的是自己,况且吃自己儿子的醋很不体面。

 

今天是七夕,两人都上班,和往常一样累,但是金泰亨偷偷在店里做了草莓蛋糕带回家,田柾国感觉现在嘴里还有甜味。他看着金泰亨搭在自己手上的手,一束月光照进来落在上面,骨节分明,白嫩细软,皮薄得看见血管。人蜷在自己肩膀边上安静地一呼一吸,眼睫毛打下一层阴影。

 

田柾国出神地看了很久,慢慢捉着手拿到嘴边贴上去,在心里说:七夕快乐,我的小猫仙子。我们还要在一起走很远的路。

 

🥃减肥


可能是一个人呆惯了,田柾国平常在家里不喜欢穿上衣。

 

金泰亨一开始闹了个大红脸,看到田柾国就套了个运动中裤从浴室走出来,吓得埋到沙发里面不出来。田柾国本来没明白,凑过去看到他红的滴血的耳尖才知道原来是害羞了,本来说逗逗金泰亨,不过反应实在是太可爱了就放过他走了。

 

之后没少做那档子事,再加上天天看到,金泰亨也能脸不红心不跳地接受了。

 

*

金泰亨坐在床上看手机,田柾国刚洗完澡,穿着睡裤背对着床吹头。

 

金泰亨眼神忍不住往那边瞟。田柾国的头垂下去,露出完美的背部线条,肌肉饱满,肩宽腰细形成倒三角型。金泰亨摁灭手机,低头摸摸自己的肚子,软乎乎,又抬头看田柾国。

 

田柾国吹完头走向床就看见金泰亨眼睛眨也不眨看自己,如果视线能化为实体,那么自己的上半身正在被翻来覆去地品鉴。很奇怪,金泰亨向来很容易害羞,田柾国顺着视线,清亮的眼神里并无一点杂念,反而是纯真的探究和……羡慕?

 

等到人压在自己面前,金泰亨才迟钝地红透了,一根手指抵着田柾国的鼻子,很没有气势地叫他躺边上去。田柾国一下把一分钟之前的奇怪抛到九霄云外,握住手指这里亲下那里亲下,一直到小猫热热脸蛋都要冒出烟来才心情很好地躺到边上搂住。

 

灯灭了很久金泰亨突然找回自己原来在想什么:减肥。真是美色误人。

 

*

一家四口的饭不固定是谁做的,田柾国下班去接金泰亨回家,有时候一起去超市买菜。哪个有心思哪个就会主动去厨房,两个都想做就一起去,都不想做也会靠在一起点个外卖。

 

做饭这方面两口子风格不太一样,田柾国属于天赋派,边吃边做,感觉少什么放什么,最后味道也不差;金泰亨可能有点工作病,做饭对比例要求比较细,专门带了个称回来量点重量,喜欢摆盘,把菜做的很漂亮,口味偏甜而不自知。两个人一起做饭就会看到田柾国耐心地等金泰亨称重量,或者在爱人摆盘的时候帮忙把袖子卷上去。

 

说到吃饭,田柾国真的觉得自己老婆很可爱。金泰亨一下子会吃进去超大一口,然后就把筷子放下来看田柾国讲话,头摇摇晃晃,发丝也跟着一跳一跳,嘴嘟嘟脸鼓鼓,嗯嗯啊啊的,吃完这一口发表一点意见再拿起筷子吃下一口。田柾国则是吃饭说话两不误,看着就觉得吃得很香的那种类型,而且速度很快,也有可能是金泰亨吃得太慢,总之一般都是田柾国最后一脸笑意看着金泰亨慢吞吞嚼。金泰亨吃得慢,但也吃不进去什么东西,还有点挑食,很多东西要哄着吃。

 

*

金泰亨对着工作台上的草莓小纸杯蛋糕,心里两个小人打起架来,吃,还是不吃?

 

好吧,这也有可能是金泰亨吃不下多少饭菜的原因。做蛋糕的时候边角料会放在一个盒子里面,休息的时候他就会抹点果酱放颗草莓吃下去。还有虽然金泰亨一直秉持多做不如少做的原则,有时也会留下买不出去的蛋糕,极少数落进了他自己的肚子,大多数打包带回家当作田警隔天早上的点心。

 

金泰亨正在纠结,外面传来声音:“V在吗,结账!”

 

他连忙出去,是一位熟悉的顾客,一边包装蛋糕,一边笑着问:“最近怎么没有来?”

 

“和家人出去玩了”女孩看起来也很开心,“欸,V,你看起来胖了,好看多了!”

 

晕,真的胖了……

 

*

田柾国感觉金泰亨最近吃的真的和小猫一样多了,连零食柜子都不靠近了。

 

好不容易喂胖点又有瘦回去的预兆,关键是他看起来不像是不想吃,经常可怜巴巴地看田柾国吃东西,好像要流口水,递给他他又不要,摇头舔嘴唇还盯着。

 

田柾国在床上躺了好一会儿,金泰亨吹完头发带着香气钻进来。田柾国一下捞进怀里,捏捏这里捏捏那里,腰上肉又没有了,大腿就剩根上那点肉。金泰亨动了动,找到舒服的姿势抱住田柾国,从怀里抬起头,不解地看他:“干什么?”

 

田柾国拖着屁股,让金泰亨和他平视,一只手捏住鼻子:“你最近怎么吃得比碳尼和bam还少?”金泰亨瞪起眼睛狡辩:“我不饿呀!”话音刚落,金泰亨的肚子咕咕叫起来。田柾国“噗”一下笑出来,鼻子都皱起来。金泰亨认命地闭上眼睛。

 

田柾国揉揉金泰亨的脸:“别减肥。”金泰亨委屈地抬眼看他,手伸到田柾国身上的肌肉上:“你怎么吃不胖……”田柾国一下明白了:“你太瘦了,肌肉不是节食出来的,而且要有肉才能练肌肉。我去给你煮碗拉面吃。”

 

对方说的头头是道占了一半,对方长得帅占了另一半,最后金泰亨吃了田柾国最拿手的拉面,眼睛幸福得眯起来。这天晚上金泰亨就吃了半碗饭,真的饿了。

 

第二天金泰亨一到店里就吃了三个草莓纸杯蛋糕。

 

 

 

||别的事情:

田柾国邀请自己老婆一起练肌肉。

 

金泰亨摸摸这个摸摸那个,举了一下哑铃,做了几十个深蹲就不太感兴趣了。

 

然后他变成了哑铃,还在田柾国坐俯卧撑的时候趴到身上鼓励他再做十个晚上多弄一次。


🥃送饭

 

田柾国接到一个电话,推着购物车的步子慢下来。


金泰亨走在前面看货架上的零食,站了一会儿,口水都要掉出来。田柾国跟上来,骨节分明的手指钻进有些长的发尾,摸他的后颈:“回家吃饭。”


金泰亨没多纠结,拽着田柾国衣袖去看蔬菜。田柾国提起刚刚那通电话:“明天晚上要帮前辈值夜班,你先回家吗?”


金泰亨瘪嘴:“我来找你嘛,一起回去。”


也不是不行。


*

金泰亨专门给上夜班的准备了小蛋糕,然后在蛋糕房的后厨烧了田柾国的晚餐。


晚上警局灯火通明,人不是很多,都聚在外面的办公区域,一些在外面巡逻。金泰亨一走进去,马上有人认出来,纷纷站起来问好。


金泰亨提了很多蛋糕盒子放在大桌子上,笑着叫大家过来拿。上夜班人的和金泰亨来警局那晚没变多少,他们看到金泰亨有点变化,又不能很明确的说出来。美人脸上多了一点肉,像孩童的脸蛋,整个人却散发出一股成熟的氛围。


田柾国大约是听到响动,从办公室出来,看到下属一群围在桌子边上闹腾,皱眉赶过去。


皮靴踏地的声音,警员一下都不说话了。金泰亨正聊得开心,对方突然表情害怕起来,金泰亨不明所以,转头对上田柾国的眼睛。


田柾国上班的时候非常帅,金泰亨承认。头发都会梳到一边,露出饱满的额头和立体的五官,制服和皮靴更是完美展示了身材。


田柾国看到金泰亨之后就生不出气来,对着警员也不好发作。只好慢慢踱步到金泰亨边上,手悄悄附上腰,看到蛋糕,自觉友善地挑起话题:“好吃吗?”


其他警员没见过田柾国说话这么善良的一次,又看到金泰亨在边上,慢慢聊起来。


“V的草莓蛋糕真的一绝。”


“我每次去都会买,怕不够”


“真的好吃袜……”


金泰亨听着很受用,眼睛都眯起来。田柾国看下属坐在桌子边上吃的开心,草莓的香味溢满了,勾他的鼻子,他伸手想拿一个,却被金泰亨看到,拍了一下他的手,娇俏的眼睛没有威慑力地瞪他一眼。



我为什么不能吃?


田柾国放在金泰亨腰上的手在没人看到的地方钻进衣服,头上的狼狗耳朵好像都立起来了,凑过去问:“我怎么不能拿?”


金泰亨在手乱窜的时候就红了脸,轻轻推他一把,很小声地说:“我数过的,正好一人一个,你不是天天吃,现在抢什么。”


田柾国没吃晚饭,听到这句话咬牙切齿看了吃蛋糕的下属一圈。


(警员:背上好凉……)


金泰亨才想起来另一只手还提着田柾国的晚饭,打了招呼推着田柾国要去办公室给他打开。


田柾国回头看下属:“好  好  吃。”


一字一顿。


田娜,好可怕。


*

田柾国装作回头锁门,把人堵住,揪住脸蛋上的肉:“小没良心的……你老公我还没吃晚饭……”


金泰亨把手推开,拍他的额头,把左手的便当盒举起来:“给你专门带饭了,没大没小。”


然后田柾国就要搂着金泰亨吃,吃七口两口半在金泰亨嘴里,半口是金泰亨吃剩下的。田柾国很喜欢喂金泰亨,因为真的很像喂小猫,看他先伸出舌头来接勺子,再张大嘴吃进去,可以光看不吃了,嗯。


“谢谢你柾……”,代值班的前辈打开门走进来,愣了一下,“我要先出去吗?”


*

田柾国后来吃了好几天草莓蛋糕。

  

评论(37)

热度(4211)

  1. 共27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